黄页荔枝app最新版

秦笑笑点头,“我今年又没事儿,我就想生孩子嘛。”

杨妈说:“可研究生期间,的功课很忙啊。”

秦笑笑摇头,“那我也要孩子。”

“麦穗不要不听话,杨妈也觉得和少爷现在不适合要孩子。”

秦笑笑:“不行,人家谢家俩少夫人,那个不是学生时期就怀孕,我大学都要毕业了,要个孩子咋了。”

杨妈:“啊,和少爷说吧,他同意,们俩去体检备孕。”

“少爷不同意!气死我了。”

秦笑笑抱着靠枕闷闷不乐。

为了打消少女要孩子的劲儿,晚上她主动脱光勾引自己时,杨悦硬生生的忍下冲动,把身上的少女推下去关灯睡觉。

秦笑笑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,委屈的卷着被子侧着睡觉,不抱杨悦了。

杨悦知道她生气了,于是主动过去抱着秦笑笑,“走开,不给我孩子,我不让抱。”

杨悦立马松开手,他不抱了。

美女模特Cher清新迷人清纯生活写真

秦笑笑:“……”

秦笑笑心里暗骂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。”

她气呼呼的睡着,深夜,杨悦把小东西楼入怀中,“还是个孩子呢,怎么能生宝宝。”

亲吻她的额头,杨悦抱着少女睡觉。

学校又组织学生们到学校开大会了,辅导员问秦笑笑要实习证明。

她拿着一张单子直接去了杨悦的办公室,“帮我盖章。”

杨悦:“和人力部的人熟悉,自己去吧。”

“我想让陪我一起去。”

杨悦放下手中的东西起身,秦笑笑以为要干嘛,她后退一步问:“干嘛?”

“陪去盖章。”

他抽走秦笑笑手中的实习证明单页,拿着去了人力部。

路上见到杨悦的人都会点头问声:“总裁好。”

秦笑笑面儿上倍光荣。

别人叫杨悦,她超级开心。

到了人力部,经理见到他立刻起身,“总裁,您找我。”

杨悦点头,把单子给经理,“按照公司实习生的身份在实习证明上盖个章,孩子学校要。”

“不是孩子!杨悦,我是老婆了。”

杨悦:“……对不起口误。”他说完又对经理道:“我老婆学校要。”

经理看了眼秦笑笑,“恭喜革命成功。”

秦笑笑挑眉,“攒钱,我们结婚去随份子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半个小时后秦笑笑章盖好了,杨悦问:“去学校还是在公司陪我?”

“去学校吧,欢颜在等我。”她撒开手蹦跳着离开公司大楼。

杨悦望着她远去,直到不见,他也回到办公室。

杨总最近又偏爱喝茶了,因为那是他轻松的时刻。

秦笑笑学校确定了,这孩子争气考了个A大的第一名,特优录取。

麦穗刚知道自己被录取的时候,她兴奋的在床上蹦跳,一下子跳到杨悦的怀中,“我真的真的为省钱了,没让买大学。”

杨悦手拖着她屁股说:“省不了。”

后来,硕士研究生的每一次闯祸,秦笑笑便知道了杨悦话中的意思。

少女该忙了,自己就要清闲了。

那个说想生宝宝的少女暂时把宝宝忘在脑后。

助理进门,看到杨悦在品茶。“总裁最近心情不错啊,都喝上茶了,多久没见喝茶了?”

杨悦说:“多久啊,我也想不起来。”

反正喝茶等于麦穗不闯祸。

助理都摸到这个惯性了。

A大的图书馆,秦笑笑和欢颜在溜达,见到了周生涯在收拾东西。

见面了,秦笑笑上去问:“考到A大了么?”

“没有,我调剂到我老家的学校了,那里也不错,毕业之后就走了。呢?”

秦笑笑直接说:“我啊,A大第一名,哈哈哈,杨悦都说A大跑不了,国大学任我挑。”

周生涯笑笑,他抱着东西对秦笑笑说再见。

秦笑笑也挥手,“再见。”

有一种同学,毕业便意味着永不再见。

她继续和欢颜玩儿,“欢颜我想给杨悦写情书,把他哄好,让他赐我一个孩子。”

欢颜有些迷茫,她最近遇到了一些事情,关于秦风雅。她问:“麦穗什么是爱情啊?爱杨总什么啊?”

欢颜和秦风雅在一起挺好的,但是有时候不自在,她就会怀疑自己,为什么要结婚,谈爱不好么?

适合就在一起,不适合就分手,多么潇洒自由。

结了婚是两个人在磨合,她现在一点也不自由。

而且,她总觉得秦风雅是看上她身子不是看上她人,哪儿见过夜夜笙歌都不歇息的?

秦笑笑也不理解爱这个意思,但是她十分坚定自己爱杨悦。

秦笑笑问:“欢颜,我遇到危险谁最先出现?”

欢颜想了想,“杨总。”

但凡是秦笑笑遇到危险,杨悦一定是第一个不要命冲过去的。

秦笑笑又问:“我遇到困难谁帮我摆平?”

“杨总。”

不论何时,秦笑笑解决不了的,杨总定会为她解决一切。

秦笑笑继续问:“我做了错事,捅了窟窿谁给我兜底?”

“杨总。”

“我为谁哭?”

欢颜不说话了。

秦笑笑还问:“我为谁笑?”

毫无疑问,都是杨悦。

“一个能影响我情绪波动的人,一个对我掌中宝的人,我十分坚信我爱他。对,我就是爱他,我爱杨悦。”

欢颜叹息,“竟然这么通透,杨总也确实爱。哭,他去哄,他去陪。笑,他看着笑,还会让更开心。穗儿,好福气。”

秦笑笑说:“是啊,我不爱杨悦,我爱谁呢?”

欢颜手托着下巴,“那我呢?”

再过不久就要结婚了,四周都发了邀请函,结婚场地秦风雅也在亲自布置。

她这个准新娘忽然不想结婚了。

她问秦笑笑:“穗儿,我要是和叔结婚那天我跑了会怎么办?”

“会死。”

秦笑笑不带怀疑的说,“会死,真的。”

欢颜摇头,“不会,叔找不到我。”

秦笑笑摇头,“不要忘了,我叔姓秦。秦爷爷也不会放过,我叔更不会放过。”

欢颜这一刻忽然紧张起来,她发现自己嫁这个小混混有些不好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