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插**影院

云舒说话又给人面子,又让人难办。

拒绝不了,也没办法答应。

何况他已经这把年纪。

b市领导觉得云舒这个女人,是一脸单纯的给你挖坑。

挖坑就是埋你的,你明明知道,还在纠结要不要往里跳。

云舒继续说:apldo我老公挺优秀的,但是,也不能让别人瞎认哥哥妹妹,一听就有不正当关系,不过今天我估计不会有,因为有老领导坐镇,也没人敢办那档子恶心事。aprdo

在场的女性只有一个,那就是被云舒一直暗讽的刘婷。

b市领导是个狡猾的人:apldo这个我可是帮不了你,这要靠你老公的自觉。aprdo

云舒:apldo我老公的自觉性我自然是相信,但是有些人的自觉性就太差了,当然,要想解决这个办法,我需要你这个位高权重的人坐着这里,来震慑她,警告她,在你眼皮子低下,少办龌龊事儿。aprdo

谢闵慎:apldo大嫂,你为什么不找我?aprdo

好歹自己也是个谢市。

apldo你才上位几年?人家为什么叫老领导?aprdo

马尾辫妹子穿亮黄卫衣清纯写真

b市领导慢慢的掉入了云舒的坑。

云舒卖乖的apldo感谢aprdo:apldo谢谢老领导啦。aprdo

说完,她才被谢闵行搂着肩膀出门。

谢闵行的嘴脸一直都是如沐春风的微笑。

他内心的激动很大,奈何,他不会表达。

就知道小妮子今晚不会白来,也不会白走。

刚才她的话,谢闵行听的身心舒坦。

有时候,就需要老婆出马,别人都是渣渣。

谁能相信一个二十一二的小姑娘给老领导说到坑里。

apldo谢闵行,你今晚敢多看刘婷一眼,我给你眼珠子挖出来。aprdo

门口,云舒发挥apldo吃醋aprdo的特性,警告谢闵行。

那个胸,云舒只有哺乳期间才会达到。

谢闵行不嫌害臊的在云舒的唇部吻了一口,apldo眼里心里都是你,看别人都觉得浪费时间。aprdo

小家伙也学着爸爸的动作在妈妈的嘴上啃。

apldo唔,妈妈嘴上有口红,你不能吃。aprdo

云舒推开儿子的小嘴巴。

谢闵行:apldo你妈只能我吻知道么?aprdo

小家伙的眼睛转溜来转溜去,凭什么?

云舒开车离开。

谢闵行折身回到包间。

这时候菜已经上齐。

apldo谢总,我那天给你送的道歉信和道歉礼物你收到了么?aprdo刘婷问。

她已经被谢闵慎安排在了一个角落,离谢闵行很远。

apldo信?aprdo

他诧异,香水已经扔了,信aphellipaphellip看来,他的办公室出现了小妮子的卧底啊。

谢闵行的嘴角勾起宠溺的笑容。

也不知道,他家的小妮子是用什么收买了自己身边的人。

刘婷意淫,她以为谢闵行是看到信了,是对信上的内容笑的。

她瞬间感觉希望就在眼前。

下一瞬间,谢闵行的话,又打破了她的希望。

apldo小舒当时处理的。aprdo

那就是说,谢闵行没有看到?刘婷的心,顿时大受打击。

云舒怎么管的这么宽?

她怎么这么烦人?

b市的领导:apldo谢总上班时间还带孩子啊?aprdo

刘婷看到姨夫出马了,她闭口不言。

谢闵行点头,很骄傲的说:apldo我带我儿子上班。aprdo

apldo那你老婆呢?天天闲着么?男人当以事业为重。aprdo

b市的领导暗中讽刺云舒没有做好一个老婆。

谢闵慎闷闷的在喝茶,自己这个谢市来就是来凑数的,你看人家b市的领导来,就是指着和自己的哥哥聊天。

自己这个谢市,就是个摆设。

喝茶吧,味道还挺好喝的。

顺便期待一下,一会儿去接我家轻轻下学。

谢闵行:apldo我老婆现在是学生,当以学业为主,况且,谁说女孩子结了婚就要做家庭主妇的?我在家就经常做饭,我老婆负责吃。aprdo

谢闵慎又闲得发慌,他的余光看到刘婷羡慕的眼神,内心想自己的哥哥是不是觉得他的这份追求者还不够疯狂?

不过,大嫂已经将了b市领导一军。

这很令人舒坦。

他们再有异言,谁也不敢明面上提。

谢闵行似乎不过瘾:apldo我们家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,家中的孩子们顺利毕业。aprdo

他口中的孩子,就是自己的老婆,还有弟媳林轻轻,包括刚荣升为大学生的妹妹。

谢闵西和自己的室友在一个大会场落座。

小家伙被颇有气质的云舒抱在怀中,今晚的主持人由林轻轻负责。

云舒舔着脸说:apldo主持过春晚节目的你,一个晚宴怎么了?你觉得委屈,还是觉得我不给你钱。aprdo

林轻轻问:apldo你给钱了么?aprdo

apldo咱俩这关系,你还好意思要钱?伤感情不?aprdo

后来,林轻轻不仅被充当主持人,她还充当小财神两个小时的私人保姆。

谢闵西坐在下座。

可能是知道她的身份,所以在安排位置的时候,直接将法学院的新生安排在第四第五排。

谢闵西直接就看到了自己的侄子。

apldo小财神,快看,小姑姑了。aprdo

小家伙头一次看到这么多人,好壮观呀,谁还管你姑姑是谁,他得赶紧看看。

aphellipaphellip

a大的新生都很激动,终于熬过了军训期间,接下来有两天的周末,他们将会在老师的带领下好好熟悉熟悉这所学校的校规制度。

以及奖助学金,还有贫困贷款等等。

谢闵西什么都不听,她坐的最中间,结果,江季那货,不在老师的席位上坐着,他仰着脸去了谢闵西的身边。

apldo咦,江季哥哥你也在?aprdo

江季:apldo我能不在么,我得来维持秩序。aprdo

apldo是你维持还是你的助理维持啊?aprdo

谢闵西的眼神示意在人群众忙碌的助理,他这会儿忙的在钦点人数。

而,这个辅导员,坐在小姑娘的身边,谈情说爱。

他想起那个芙蓉姑娘的警告,心中一阵凉意。

apldo西子,别告诉你哥我过来找你了。aprdo

十年风水轮流转,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被警告,谢闵行搞侦探的吧?

八点准时开始。

林轻轻起身去后台换的服装,她一出场,场惊呼。

apldo大家晚上好。aprdo

apldo好~aprdo

众学生的欢呼,足以证明林轻轻的人气,云舒手捂着小家伙的耳朵,让他别受到惊吓。